喻队的【小少天】已上线

妹子求勾搭

【联盟童话】(五)#睡美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水北.:

※ooc慎入!
※黑遍全联盟系列!
————————————————————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里,有一个美丽的城堡,里面住着恩爱的国王和王后,他们的日子过得很愉快很甜蜜,唯一的不足就是缺少一个孩子。他们尝试了各种方法用遍了闺房四十六式(划),喝光了所有壮阳(划)补身子的药。
于是美丽的小公主终于在众人如狼似虎如饥似渴的目光中叼着烟卷诞生了。
在小公主的满月宴上,国王邀请了十二个巫女,然而宫廷里一共有十三个巫女,没有收到邀请的巫女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巫女乐气冲冲地跑到宴会上,双手叉腰指着国王大骂:“孙翔你个忘恩负义的!我费心费力的帮你治理国家,你就负责吃喝玩乐填充后宫当昏君!现在竟然连功劳宴都不算我一个?!哼我诅咒你的女儿是个平胸!还是前瘪后凹的那种!!!”
排行老十二的巫女连忙提醒:“错了错了台词错了啊!”
巫女乐眨了眨眼缓过神儿来,心不甘情不愿地撇了撇嘴:“好吧……那就诅咒你的女儿活不过十八岁好了,她会在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被纺锤扎死。”
老十二满意地点了点头,英勇地上前一步:“小公主不会被扎死,她只会一睡到底,而且一睡就是一百年!”
——————————————————
小公主过得十分快乐,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满世界抢boss,什么岩之浪人啊炎女巫啊都不在话下!给了国王一个太平盛世!
就这样,不知不觉到了小公主十八岁生日,国王和王后很凑巧的不在王宫,所有的侍卫和女佣也很凑巧的不在王宫,于是小公主理所当然的很凑巧地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宫殿,那里很凑巧的有一架纺锤机。
小公主很警惕地围着纺锤机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么看它都是……一个很普通的纺锤机。
小公主拿出他的武器——千机伞,小心翼翼地用尾部戳了戳纺锤机,没反应。
于是他便伸出手碰了碰纺锤机,嗯,他晕了。
在这时国王和王后领着一众侍卫和女佣呼呼啦啦地冲进了这个偏僻的小宫殿。
国王痛心疾首地说:“啊!我的孩子啊!想不到你还是摆脱不了沉睡百年的命运!你安心的睡吧!”
话音刚落,国王便保持着这个姿势定住了,不光是国王,所有人都好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时间仿佛凝固了。
————————————————————
一转眼一百年已过,在这期间有不少王子听闻了小公主的故事,都纷纷撸袖子踊跃尝试。其中有一位姓黄的王子,他突破了重重难关,到了王宫门口,却因为一棵生长了百年的歪脖子树突然折断被压没了一半血,最后一瘸一拐的离开。并表示与歪脖子树从此势不两立!
最后一位来冒险的王子姓蓝,他与黄王子一样突破了前面的关卡,由于那棵歪脖子树已经让黄王子命人砍了,他便顺顺利利地进入了王宫,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睡美人。
他拿出海报左右对比,海报上的人严肃中透着温和,沉稳中不乏邪魅,简直是新一代霸道总裁的翻版啊!而眼前这个——
简直不忍直视。
蓝王子压下心中的怪异,想起自己的任务,给自己鼓着气对着小公主的嘴亲了上去。
随着一声“啵”,小公主突然睁开眼睛。
“我靠!蓝河?!刚才你是在轻薄哥吗?!”小公主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肯承认自己被轻薄的事实。
蓝王子无比郑重的点了点头,留下风中凌乱的小公主。
小公主醒了,王宫又恢复了生气,蓝王子在众人威逼利诱下娶了小公主,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事后小公主看见了当初的宣传海报,对着自己的画像唏嘘了一阵,这画上的人严肃中透着温和,沉稳中不乏邪魅,简直把自己的内涵诠释的淋漓尽致啊!
——————————————————全文终。

【联盟童话】(一)#灰姑娘#

哈哈哈哈哈笑爆我了

水北.:

※ooc慎入!
※黑遍全联盟系列!
————————————————
1.
韩文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当然没有什么被扒了衣服毁了清白之类的辣眼梗!
他想起了自己为了顺应广大联盟粉的强烈要求穿越到了童话故事里——灰姑娘。
不要想多了我们威武雄壮的纯爷们韩队当然不是灰姑娘!他是当然是作为给公主幸福的王子而出现的。
而在这个国度的一个小破屋里,我们的女主灰姑娘,也就是张副,正在一脸苦闷的挑豆子。
就在前不久张副发现自己穿到了灰姑娘身上时心情是十分纠结的。但想想如果换做韩队——
还是算了吧。
但当他看到满满一袋子的黄豆绿豆黑豆混在一起时,他真的想杀了编剧!你知道对于一个强迫症患者来说看到这幅景象对他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吗!
他抬头怒视着后妈,脸庞似乎扭曲了一瞬间又低头看向豆子。
谁设定的后妈是王杰希啊!
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誓死不和大眼儿对视又看向那恶毒的长姐。
谁能告诉他那个叼着烟卷大咧咧的翘着二郎腿的虚胖(?)是谁啊!
张副凭着良好的修养才没把一袋子的豆子扣在叶长姐脑袋上。
“天黑之前把这些豆子都挑出来。”
一个夹着嗓子类似公鸭子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张副视死如归的看过去。
魏琛(?)涂了极其夸张的大红口红,画了个烟熏妆还在眉心处点了个小红点??
张副闭了闭眼,这次的任务真是具有挑战性。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想静静。
两个长姐都哼了一声并送给他一个白眼,看来这两人都入戏太深演的不亦乐乎。
只有后妈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表示同情 。
按照原著——
此处应该有个快乐的小黄鹂来帮他挑豆子(大概),然而没良心的编剧当然不会给他偷工减料的机会,张副当然也不会傻了吧唧去挑看一眼就能要了半条命的混合豆子。
于是,他果断的去买了三袋豆子,黑豆黄豆绿豆。
看到两个长姐不敢置信的眼神,张副乐了。
小样,开挂谁不会啊?
很快长姐发挥了她恶毒的本性开启嘲讽功能:“哼,就算你挑完了豆子也没有礼服可以穿,难道你打算穿着你这身连褶子都不对称都衣服去吗?”
张副震惊,他竟然没有注意到——
他衣服上的褶子竟然是不对称的!(张副你重点错了啊喂!)
“对啊,看你这次还怎么开挂!哼!”恶毒的二姐在旁边煽风点火,本来想把那个“哼”字说的有气势些,结果没把握好音调,变成了类似母猪生崽的声音。
后妈张了张口,发现自己实在无法与那两个变态同流合污,勉强瞪了灰姑娘一眼,算是对得起自己恶毒的人设。
但他不知道自己瞪的那一眼对张副的影响有多大。
灰姑娘捂着心口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似是在怀疑人生。两个姐姐都以为是自己的功劳乐颠颠的走了去看剧本,争取演的更狠毒一些。
“哈哈哈灰姑娘我是快乐的小黄鹂你想不想去参加舞会?我知道你肯定想去的但你没有礼服对吧对吧?没关系的我有啊!只要九九八只要九九八礼服带回家!谁让本剑圣——哦不本黄鹂那么善良呢就给你打个九折好了!”
灰姑娘抬起头看向小黄鹂,额——这个小黄鹂有些诡异,张副盯着小黄鹂,准确的说是顶着黄少天的脸的小黄鹂,眼镜反的光差点把小黄鹂吓到。
小黄鹂最终顶不住灰姑娘灼灼逼人的目光,(主要是受不了镜片的反光)颤巍巍的交出了礼服,瘪了瘪嘴很是委屈,“我我我就这么点台词你还不让我威风一把!”
说着扑扇着翅膀就要飞走,“喂。”
灰姑娘叫住小黄鹂,忽视掉小黄鹂眼里迸发出的光彩,“南瓜车,水晶鞋。”
小黄鹂很是不高兴的变出了南瓜车和水晶鞋。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话:“我特意要了一双比你正常鞋号小一码的鞋,哼!叫你欺负我!”
张副揉了揉额角,仰天长叹。
终于到了舞会,我们的男主,也就是韩文清自然而然地走向了美丽的灰姑娘,张新杰。
两人成了舞会的交点,王子抱着灰姑娘旋转跳跃我不停歇。
到了十点五十五,灰姑娘松开了手对王子说:“抱歉,我该走了。”
王子很诧异:“不是应该到十二点吗?”
灰姑娘推了推眼镜,“不,我该睡觉了。”
王子依依不舍的送走灰姑娘,灰姑娘在楼梯上脱下一只鞋,把他交给王子,“想要找我就拿着这只鞋。”
说完看了看自己没穿鞋的脚,又看了看穿着鞋的脚,毅然决然的把另一只鞋也脱了。
在王子错愕的目光下说了句:“这回对称了。”
灰姑娘回到了自己的小破屋,每天接受着恶毒的姐姐的嘲讽和后妈眼神的荼毒。那两个姐姐演的有些忘我,张副都要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想永远留在这儿了。
终于有一天,王子带着士兵来找灰姑娘。
在两个长姐都试过,并且强行认为鞋子不合适的情况下,灰姑娘接过了鞋子。
突然一只手横叉过来——
“唉唉唉这鞋子好漂亮让我先试试!”是那个士兵……
“呀!正好诶!队长——哦不王子你看我才是你的公主!”
“张佳乐,回去加训。”
士兵可怜巴巴的脱下鞋子,一直用眼神表示抗议。
灰姑娘拿过鞋子,穿上后说:“有点小。”
全家人都乐了。
“哦。”王子应了一声,二话不说将灰姑娘抱上了马,这时有一只小黄鹂飞来了:“韩队你怎么不按剧本走!他穿不上鞋子不是公主!”
王子看了他一眼:“黄少天你怎么还没去领盒饭?鞋子不合适回去换一双就好了。”
说完留下一脸懵x的众人策马而去。
从此王子和灰姑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全文终。